恐怖故事

恐怖故事大全,恐怖故事

  • 故事午夜恐怖之秋千荡

      秋千荡 女人半夜被尿憋醒,下了炕摸黑在地上找尿盆,半晌没找到。点着油灯一瞧,屋子里哪有什么尿盆,八成是男人撒懒没拿进来。她没...

  • 笔仙的故事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请过碟仙,相信很多朋友都请过,但我在这里要讲的不是碟仙,而是笔仙。 笔仙是从什么时候在我们学校流行起来的,它...

  • 故事雾里藏刀

      贾乐乐提着一盒生日蛋糕,敲响了那扇令他魂牵梦绕的门。 门开了,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马上,他眼中炽热的光芒黯淡下来,开门的并...

  • 故事随心古镜

      中午刚一下班,刘子寒便骑着自行车出了单位。今天是女友叶芳的生日,他准备去大华商场为她挑选个生日礼物。 刘子寒刚把自行车停放...

  • 故事埋尸人

      雨,狂乱地冲刷着这座城市,水汽弥漫的空气中透着绝望与哀伤的气息。男人结束了一天疲倦的工作,拖着沉重的步子往位于郊区的家走去...

  • 故事失踪女孩的诡异日记

      我是一所大学的,住在学校的宿舍里,自从那件事以后,我一直都上行波着觉为什么呢?这其实都是由那本奇怪的日记开始的 a是我的学长...

  • 故事失踪的眼仁

      准时零点整,微微起身下床,穿着睡衣幽幽的走出寝室…外面很静很静,静的只能听见远处树上猫头鹰的叫声…过了好久好久~微微才幽幽的...

  • 女婴和指甲花

      小的时候,村子里新嫁进来一个媳妇,面容很清秀,说话也像黄鹂一般动听,但她个子不高。但是,她婆婆对她极为苛刻,经过为了一点...

  • 鬼娶亲

      我们村地处三县交界,虽属任县管,但离内丘最近。因此,人们赶集也好,办事也好,去内丘的多,去任县的少,不过,去内丘县城要经...

  • 老屋的连环怪事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绝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然而,二十多年前发生在我们单位的一件事情,至今令我心有余悸。在我们县...

  • 鬼床的故事

      我是一名水电工,由于经济条件不好,我成了二手市场的常客。最近家里的床坏掉了,正打算买一张二手床。这天周末我来到了二手市场...

  • 要一间吉利房

      谢威和明芳结婚了。和很多人一样,他们开始了蜜月旅行,而一个好的酒店显然对旅行很重要。他们来到一个风光旖旎的小县。一下车,...

  • 水饺店里的小男孩

      妇幼医院对面有一家水饺店,是一对小夫妻开的。店面不大,约30平米左右。说起他们怎么会来妇幼这里开水饺店,也是件很妙的事。在...

  • 鬼司机的故事

      丁刚是湖南益阳人,是个货车司机,开了许多年的大货车了,技术也不错,年轻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跑,胆子大的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

  • 女儿红

      在江浙的民间曾有一种习俗,就是某家某户生了儿女之后,就会在自己的地窖中藏几坛黄酒。这酒一直保藏在儿女成年婚娶之时才能开启...

  • 鬼娘的故事

      刘文泰撞门而入的时候,高占山正给大家讲鬼。此时,火堆忽明忽暗,油灯随风摇曳,所有的人都缩着脑袋,紧张地盯住高占山的嘴巴。...

  • 桥头搭客

      这是条去镇上必经之桥。早前桥两边的水里还有人种荷花,现在却不存在了。这里治安不好,频繁发生抢劫、车祸等流血事件。路上的垃...

  • 尸斑长到活人的手

      我曾经见过一个女孩,她很漂亮,属于五官特别端正的那种,小巧而精致,身材也很不错,既有东方女性的苗条也不失丰满,的确是减一...

  • 王八骨头的状元牙

      在鲁东南地区有一座大山叫五莲山,山脚下有一个村子叫龙湾头,村里住着一户人家,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儿子叫王呈。王呈长到十二岁...

  • 看看你旁边的镜子

      深夜,我站在窗边看着外面,街上除了偶尔经过的出租车之外,似乎已经没有能够证明还有活人存在的东西。昏黄的灯光下出现了一个人...

  • 巨大鼠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穷书生他去京城赶考,因为家里穷他一路上几乎不住客栈,一般都住在破庙或者就地而席。某一天,书生照常的赶路,见天...

  • 水滴的声音

      “滴答。”阿敏每走一步,都会有水滴的声音响起,她惊恐的转过身,身后什么也没有,再次走动,往黑暗中走去,“滴答。”似乎不是水滴,...

  • 地狱的书店

      花生是一个超级书痴,双休日第一天他便迫不及待的跑到了书店,不过今天似乎不太走运,附近的书店突然间都关门了,难道书店也放暑假吗...

  • 预知梦

      梦是每个人都会做的,只是做的梦内容不一样而已...... 小沈是一家金银首饰店的营业员,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就没别的事可做,快三十岁的...

  • 桃花坳的恶梦

      阿桃和五个村民,偷偷的来到了桃花坳的村口,远远的望去,荒废了几年的桃花坳,现在已是残垣断壁,草木深深,一片荒凉的景色,偶尔有几...

  • 巫蝶的故事

      张阿发早就厌弃人老珠黄的老婆林秀珍了,这几年,他外出倒腾发了财,穿着变了、腔调变了,人心也变了。在几个小妖精中穿梭后,他看中...

  • 两面的人

      那是一个没有一丝月光的夜晚,乌云阻碍了所有光的来源。朦胧之中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以及发着冰冷幽暗,不断闪烁的球状物体。...

  • 一顶白色的花轿

      我家是淄博市张店区的,修电脑是我的职业之一,所以周围的邻居、朋友坏了电脑大都找我修理。老梁这几天光上四点的班(凌晨0点左右才...

  • 灵异的女孩

      贝拉?科德雷亚学年中来到我所在的幼儿园。她是个奇怪的女孩,穿着脏旧的衣服和磨损的黑皮鞋,黑发被束成辫子。她似乎对英语一窍不...

  • 美女夜里投怀

      有个放牛娃程二小在山沟里放牧,见有头牛往一个土堆上蹭角玩,结果蹭出一个骷髅来!这土堆是口塌了的老坟,好多骨头都让牛给抛得遍地...

  • 电梯幽闭的事件

      电梯里的奇怪女人 我怕角落,我怕狭窄的电梯,我怕一切狭窄幽闭的空间。 王易是公司第一个发现我怕乘电梯的男人。所以每天上班下班...

  • 千万别藏旧手机

      一、书房“鬼影” 马局长书房里有一个专门的柜子,里面放着十几部手机——从十几年前的小屏手机,到现在的智能机,一应俱全。马局长...

  • 鬼口新故事

      “槐园”,外围是坚实的水泥墙,有两人高,只能从大门口那漂亮的欧式铁艺大门,透着看到里面那雪白繁华的一片盛开着槐花的海洋。铁艺...

  • 谢公在戏鬼

      相传,早年穆阳桂林村有一个叫谢公的人,在仙岩岗下开垦种田。村里人说,那仙岩岗有鬼洞,野鬼年年出来糟蹋田园。谢公听了没有当一回...

  • 一起同居的男友

      一个人活在世上,身边总免不了有许多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有人相处了才几天,也有人已相处了几十年。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不管是几天...

  • 灵异故事之千万别藏着旧手机

      一、书房“鬼影” 马局长书房里有一个专门的柜子,里面放着十几部手机——从十几年前的小屏手机,到现在的智能机,一应俱全。马局长...

  • 鬼口故事

      “槐园”,外围是坚实的水泥墙,有两人高,只能从大门口那漂亮的欧式铁艺大门,透着看到里面那雪白繁华的一片盛开着槐花的海洋。铁艺...

  • 谢公来戏鬼

      相传,早年穆阳桂林村有一个叫谢公的人,在仙岩岗下开垦种田。村里人说,那仙岩岗有鬼洞,野鬼年年出来糟蹋田园。谢公听了没有当一回...

  • 消失的名单

      我在做梦,我知道我在做梦。梦境里,我在一间纯白色的小房间里。房间里是空的,连门窗都没有,只有一张名单,一张印在白色墙上的名单...

  • 同居的男友

      一个人活在世上,身边总免不了有许多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有人相处了才几天,也有人已相处了几十年。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不管是几天...

  • 多出来的孩子

      阿珊和阿力的儿子豆豆今年刚好3岁了。两个人十分疼爱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嘴里怕掉了。但是两个人都有工作,所以只能是同住的...

  • 神秘的医院

      小诺最近生病了,她打算去医院看一下身体有没有出现问题。她去了一所比较偏僻的医院,她一走进去发现医院的走廊和电梯附近都没有...

  • 雨夜鬼惊魂

      天色慢慢的沉了下来。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缠缠绵绵的下着小雨。余波心情差到了极限,这都快一个月了,这雨就这样不大不小像初恋的情...

  • 第一个头颅

      天井湖,是当地这座小城少有的省级景点,位于这座城市的中心,五松山脚下,湖面阔八十公顷,有山峦环之,湖光山色,相映成趣。两...

  • 狗嘴里长出了象牙

      江边,一阵阵寒风袭来。一名面貌英俊秀气的男人在漫步,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落寞。忽然,他感到他的后裤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拉扯。他...

  • 惊魂夜的鬼楼别墅

      小明游手好闲,靠偷盗度日,最近他可以说点背到家了,唯一的一点积蓄到赌场输了个精光,现在已是衣食无着,没办法小明只好又干起...

  • 惊魂夜的致命偷窥

      田螺是一个公司的主管,几天前他搬到一个小区,原来房子的主人以低廉的价格把房子卖给田螺,百年不遇的好事,让田螺高兴了好一段...

  • 民国的鬼故事

      这是发生在解放前的一件事,民国初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有一年正赶上百年不遇的大旱灾,可是官吏腐败丝毫不管人民死活。在南方的...

  • 学校鬼事十战妲己

      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满地都是碎肉块和飞溅的鲜血,此时的妲己就好像一个杀人狂魔一般。怎么会这样?我难以置信,原本只是想让...

  • 血色的咖啡厅

      吴丽莲,张珂珂,楚菲是从小玩到大的闺蜜,说起来也算的上是十分有缘,小学,中学,大学,全部都是同班同学。因此,她们也是形影...

Copyright © 2006 - 2017 77y4.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亲亲影视自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