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88888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JyI=  Qt  dir  phpinfo

形影不离》主演斯派西:中国将成电影大国(组图

  凯文-斯派西、吴彦祖、龚蓓苾(从左至右)联袂主演《形影不离》(图片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娱乐讯 由凯文-斯派西、吴彦祖、龚蓓苾等主演的伍仕贤新片《形影不离》即将杀青,奥斯卡影帝凯文-斯派西结束完戏份已回美国。日前,凯文-斯派西接受采访,颇为详细地介绍从影经历以及首次接拍华语片、首次中国拍戏感受,包括差点代替克林顿总统做演讲、预言中国将成为电影大国、学会用中文致谢等等。以下为受访实录:

  安加利(ANJALI RAO,主持人,以下简称AR):凯文,很高兴在能够在节目上采访你。

  凯文-斯派西(KEVIN SPACEY,以下简称KS):谢谢,欢迎你来到天寒地冻的广州。

  AR:能够来广州真棒。你最近在广州拍摄一部华语电影,应该算是好莱坞一线影星里的首次吧。你是怎么萌发来这里拍电影的念头呢?

  KS:我时不时地都会想要去尝试一些新的领域,而且中国是一个我一直都想来的国家,我想十年以前这种事都不可能办到。从我过去一年里为这部影片进行的各种接洽来看,我觉得这对中国电影市场来说也是部非比寻常的影片,首先这是个现代故事,其次尽管影片通过一种喜剧的形式来叙事,但故事里涵盖了很多更深层次、更复杂的元素。另外能和吴彦祖这样我很欣赏的年轻演员合作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吸引力,而且从我到这里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AR:全世界的影迷因为你成功饰演的几个电影角色而知道了你的名字,你在《非常嫌疑犯》中的惊艳表演为你赢得了最佳男配角的奥斯卡小金人。让我们回忆那时候的情景,谈谈你怎么从一位相对籍籍无名的演员变成好莱坞的一线男星。形影不离》主演斯派西:

  KS:这对我而言其实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表面看不出什么,那其实是内心的一种蜕变。我曾经是一名非常成功的舞台剧演员,我也在纽约赢得了一些名声。随后我进军电视界,一些电视观众也开始认识了我。然后我拍摄了《非常嫌疑犯》以及其他一系列电影,那差不多是6个月左右的时间,电影观众开始发现,我其实是他们曾经看到过的熟面孔,于是他们记牢了我的名字。

  AR:《非常嫌疑犯》之后,你接拍了《七宗罪》,这也是你饰演的第二个非常伟大的角色。你曾经让制片方把你的名字从演职员表中拿掉,这是因为你不希望别人知道是谁演的这位连环杀手?

  KS:我只是觉得,我演的角色直到电影即将结束之时才从暗处走出来,如果观众不知道是谁演的这个角色,那么电影会变得更加有趣。这样观众看到以后会产生“哦原来是他”“喔到底是谁演的杀手”这样的感叹,这样对于电影和我本身都有好处

  形影不离》主演斯派西:中国将成电影大国(组图

  不过我和制片方关于这个问题倒是有一场很激烈的争执

  KS:是的,在一场争执之后,他们终于同意了我的意见,而这样做也确实很酷。在电影的片尾,我饰演的角色排在演职员表的第一位,但是制片方在宣传时不能使用我的名字或者照片,这也就是为什么这部电影大获成功,我却没有接受过一次采访的原因。

  AR:赢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是一段美好的时光,那么凭借《美国丽人》获得奥斯卡影帝一定更加美妙。在片中你饰演了一位沮丧的男人,即为人夫,又为人父,能不能回忆下那段时光?

  KS:我对于很多演员充满敬意,不管是我有机会合作过的,还是那些未能合作过的,所以学院授予我最佳男主角的奖项简直超越了我的梦想。我记得在我领奖之后曾经和杰克-莱蒙有过交谈,而他线岁才赢得最佳男配角奖,直到72岁才赢得了最佳男主角奖。而他对我说:“你才花了4年就都拿到了,你个不要脸的小家伙。”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很大的荣誉。所有的演员每年都会观看奥斯卡,并且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够上台领奖。但是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不现实的,而如果没有艾伦-波尔这样的杰出编剧和萨姆-门德斯这样的伟大导演,我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AR:并不是你的所有电影都受到好评,《让爱传出去》和《大卫-戈尔的一生》在票房上就不尽如人意。这些不太成功的电影对你有什么影响?

  KS:那么我告诉你,数以百万计的影迷喜欢《让爱传出去》这部电影,而世界各地都有“让爱传出去俱乐部”。对于电影本身,我只能说一部电影的好坏并不能决定一名演员的好坏,演员只是一幅油画上的油彩,而画笔则在别人的手中。所以很多时候我会想,这部电影要是我这样演或者那样演会好一些,可只有导演才对电影有绝对的控制权和剪辑权。这是实话实说,而我认为几乎所有演员都会赞同我。很多时候电影拍的不错,却被“剪”坏了。演员对于怎么拍摄电影,怎么剪辑没有任何的话语权,连一些细节都得听导演的,所以很多时候电影的走向并不由我们控制,但是我们还是得全情投入。

  KS:和在其他地方拍电影其实基本没什么区别。 剧组里一大帮子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但是这么多人中,只有很少几个会说英语。尽管我不会中文,我们仍然尽力沟通。在这里的经历和我去其他地方拍电影的经历不尽相同,我觉得只要尽力去接近别人,创造一种人人安于工作,乐于工作的环境,不犯那些愚蠢的错误,那么拍摄工作完全是很愉快的。所以尽管我们语言不通,可在这里拍电影过程中仍然有无数欢声笑语。伍仕贤作为导演非常清楚他要做什么,也了解该怎么抖包袱。我想你应该会觉得这是部不寻常,富有创新精神的电影,而我在片中扮演吴彦祖的邻居你绝对会喜欢这个角色,而他也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AR:中国以及中国的电影市场都在蓬勃发展,而好莱坞肯定对这里感兴趣。然而中国每年只会引进20部国外影片,你觉得这会影响东西方电影文化的交流吗?

  KS:我无法代表别人来发言,但是我觉得事物总是会变化的,政策也可能会调整。我相信中国一定会成为一个电影大国,这点毋庸置疑,而东西方的合作,例如西方的演员来中国拍电影,将会是激动人心的。

  KS:不,远离一件事物并不一定是讨厌它。在《美国丽人》上映之后我面临一个抉择,在过去的12年中我勤勤恳恳的拍摄电影,也有雄心壮志,可在取得了那些成绩之后我站在了一个交叉路口: 是继续这样拍12年电影,还是换件事情干干?而我最终选择了换个表演的舞台。这时候,我也正巧获得了一个机会:我在伦敦的老维克剧院成立了一家舞台剧公司并担任艺术总监。一方面这样的机会很难的,另一方面我也喜欢这样的挑战,于是我选择了舞台剧,而不是像过去的12年那样年复一年的拍摄电影。接下来,我则是一部接一部的拍摄舞台剧,偶尔则拍摄一两部电影换换口味。不过我得说我热爱电影事业,我将会继续拍电影,当然那是在我离开老维克剧院之后。那时候我将会重新把视线投到电影事业上,实际上我觉得明年我就有可能回归大荧幕,因为我的舞台剧公司再拍摄*《布里奇计划》(The Bridge Project)时就已经说好了2012年整年都会和萨姆-门德斯合作。

  AR:让我们来谈谈老维克剧场的线年担任那里的艺术总监时,那只是一个破旧的剧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无法施展拳脚?

  KS:不,如果你翻阅老维克剧场的历史,你会发现它建造于1818年,是伦敦历史最悠久的剧院之一。这是国家芭蕾舞团,国家戏剧团,国家交响乐团,国家歌剧团开始表演的地方,而且这还是莎士比亚的剧院。同样的,约翰-基尔古德(John Gielgud),奥利维亚,理查德森,皮特-欧托利(Peter OToole),朱迪-邓奇(Judy Dench),麦姬-史密斯(Maggie Smith)都曾在那里演出过.。。名单太长,不胜枚举。在这里也诞生过不少经典角色。这里永远有一两名知名演员坐镇,并将它带回黄金时代,而我正想贡献自己的力量

  形影不离》主演斯派西:中国将成电影大国(组图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老维克剧场的守护者一样。

  AR:让我们再回忆回忆童年的往事,你那时还是一个淘气包,因为烧着了姐姐的树屋而被送去军校念书。

  KS:我担心这件事情被传的太多了。这看起来可能是寻常孩子在童年干的寻常事情,但是这样的孩子很可能会有一段艰难的童年,也可能会变成。而我则有着非常幸福的童年,我的父母很支持我,而当我父亲认为我们做了出格的事情,那我们就会受到惩罚。

  KS:是的,不过军校并不适合我,我在那里待了没多久。不过那里的生活并不是教条主义的,相反,那里还是很有趣的。

  AR:而你接下来的成名之路也不平坦,你最早是靠销售电信订阅量,或者在餐厅做服务生卫生,等待成为演员的机会

  AR:那时候你还靠检废弃易拉罐的钱来买狗粮,这样的生活听起来真的很艰难,不是吗?

  KS:不,我不这样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不觉得自己比别人更艰难我知道有些演员一边打工一边演戏,维持了10年20年,一直籍籍无名,而这样的生活我只过了4年。我确实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一边演戏,一边工作,不停变换自己的角色。不过4年这样的生活和其他人比起来真算不上什么。

  KS: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想《七宗罪》可能是个最好的例子:实际上我并没有多少镜头,而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完成了绝大部分吓人的工作。

  KS:十有八九我得喜欢那出剧本,而这样的剧本肯定有那些普通剧本所不具有的东西。而有些时候,我读到一些剧本中精彩的片段,尽管那个剧本整体而言糟糕透顶,但是我仍然会接下这样一部电影。你不可能一直做出正确的选择,而你拍摄的电影也不可能每一部都吸引观众,而我个人也不认为所有票房大卖的电影都是好电影。所以我认为只有历史才会告诉我们哪些是好电影。中国将成电影大国(组图

  KS:实际上很幸运的是,我认识克林顿总统很久了,而他也喜欢我模仿他,他甚至想让我去代他做演讲。他说:“我累了,嗓子疼!你能代我在晚上发表演讲吗?”然后我说:“好的,总统先生。”可他却在我开始模仿之后打断我:“不行,你学的太像了!我还是得自己来。”

  AR:你的人生真是多姿多彩,你觉得现在还有没有你特别想做却没有机会做到的事情?

  KS:有啊,我想做夜总会的表演明星,并且把这样的夜总会表演艺术带回拉斯维加斯。

  *小萨米-达维和弗兰克-辛纳屈:五六十年代美国知名歌手,曾在拉斯维加斯的夜总会驻唱。

  KS:不,我不是责怪你。真正应该被带回拉斯维加斯的是那些夜店歌手,而夜店中的表演真的是很棒的事情。我在观看*博比-达林(BobbyDarren),萨米-达维以及其他歌手的表演时深深爱上了这种艺术形式。

  *博比-达林:美国五六十年代知名歌星。斯派西曾经在传记电影《飞越海洋》(Beyond the Sea)中饰演达林。

  KS:正是这样。这是我最棒的经历,令人无法想象而且我有机会和20支乐队一起参加全美巡演,环游了美国的11座城市。也许以后我会再次尝试,因为我喜欢唱歌,而我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以后看看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KS:你知道我在广州学会了说“谢谢。”除此之外我还会用中文吐脏话,但我还是不说了。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