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88888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JyI=  dir  Qt  phpinfo

人口持续增加 土地会不会不够用?无极2娱乐

  日本人口密度是中国的三倍左右,是人口密度最大的国家之一。不过,日本人口高密度仅限于大城市,东京经济圈占日本国土3%左右,聚集3500万左右人口。这不难想象,日本大部分国土的人口密度,其实并不高。

  日本面积最大的一级行政区北海道,相当于爱尔兰岛那么大,人口只有500万,超过200万人住在札幌市,其他还有一多半人,则生活在孤零零的几个小市镇。面积广大的北海道,其实是地旷人稀的地区。在北海道,往往隔着很远才会有小村庄,稀稀疏疏住着几户人家,对他们而言,火车是出行的公共交通——听起来不像在日本,倒像在荒凉的美国西部。

  日本土地是私有制的,在人口和经济鼎盛时期,这个国家的土地很珍贵,地价也高。时过境迁,情形发生变化。最近媒体报道,日本超过 20% 土地没法立即联络到所有人,无主地正在变多。年轻人往城市涌入,无极2老龄化也很严重,维持土地收益需要不低的成本,还需缴纳资产税,抛荒废弃的土地,就越来越多。

  绝大多数人在城市里,极小范围内,就能创造巨大产值。至于人口稀疏的农村,土地变得不值钱,就会出现大量废地废屋。城市化,老龄化、人口减少,这是农村土地贬值的三大杀手。日本正处于陡峭时代,资源和人口在东间这样的财富山峰聚集,这是经济规律决定的,大势所趋。

  中国和日本情形相似。上世纪80年代起,就有很多村民从闭塞村庄搬出来,形成第一批衰落的村落——也是很多学者念念不忘的“古村落”。无论生产生活还是信息流通,这类村庄都很落后,被现代社会淘汰乃是必然。

  随着城市化加快,十几年时间里,中国几十万个自然村衰落。小部分整体搬迁,村子变成历史遗迹;大部分就是衰落,从山间林地、种植耕地到宅基地,大面积抛荒废弃。过去数百人上千人的村庄,往往人口减少60%以上,所剩全是老人,前景一眼就看到头的荒芜。

  近几年我回老家,经常到附近村庄看看。虽说农村生活水平比过去好很多,还是难掩寂寥。大部分小学都已裁撤合并,留下空荡荡的教室和操场,诉说着往日喧哗。虽说这是经济规律所决定,还是不免伤感。日本城市化率超过90%,而中国城市化率则刚达到50%,这种情景将席卷神州,会持续很长时间。

  日本城乡贫富差距小,农村基础设施完好,交通也便利。北海道的美丽景致,接待着远来度假的游客。日本国有铁路为维持北海道少数人的出行便利,不惜亏损运营。而在中国农村,许多农村衰落就是衰落,连审美价值都没有剩下。

  持这种想法的人,都有朴素的“土地是财富之母”想法。事实上,现代社会的绝大多数财富,都已经不由土地生产。运用知识,改造资源,就能创造大量产品。其他产业发达,通过贸易并不难买到粮食。(况且中国这样的大国,假想所有耕地都不种粮,本身也是毫无可能性的狂想。)

  只要市场还在,价格起作用,城市里种粮都不是想象。在现代国家,粮食增产的主要因素是科学技术并而土地面积。要说增加土地面积,开垦荒地反倒是最简单的事。中国并不缺乏荒地,也不缺乏改造圭地,制造农地的能力。

  更多人担心,大量人口跑到城市,形成资源人口聚集的“陡峭时代”,带来严重的问题怎么办?道路将变拥挤,住房将变狭窄,个人空间也变小了。乡村爱好者们憎恨城市,通常基于这样的理由。事实上,人们放弃乡村宁静清甜的清晨,空旷疏朗的空间,选择到城市生活,肯定是寻求更好的生活。

  许多城市病不是城市就有的,往往是错误政策的后果。比如说,日本人口密度远大过中国,居住条件却好得多。一半以上日本居民有条件住独栋小房,不用考虑“国家狭窄,土地不够”这些问题。中国大部分城市,民众花巨大价钱,通常只能住在普通公寓房,居住质量比国外差,这显然不是“土地不够”所能解释。要知道,中国绝大多数城市并不缺土地。

  人口和财富聚集在少数大城市,“陡峭时代”来临,这是经济发展的规律。未来几十年,中国京津冀、沪宁杭和珠三角这几大城市群,将聚集起好几亿人口。这对经济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其趋势也不可逆转。如何面对这个千古未有的现象呢?

  首先,要平静看待农村的衰落。对于农村人口减少,要有正确的认识。人总想过更好的生活,选择到城市生活无可厚非;农村人变少,自然环境将得到修复,还愿意住农村的人,能享受到更多宁静。

  农村人口较少,面对丰盛的农村自然资源,日子倒未必过得清苦。这真是两全其美的选择。想改造中国农村,使其变得环境优美,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必得依靠资本的投入。当前中国农村土地产权支离破碎,交易也不方便,这是农村发展的一大阻碍。

  其次,还要理解:城市有条件变大,这不是坏事,反倒是它有吸引力的表现。美国80%以上人口聚集在不足国土面积5%的城市里,大部分地区缺人为患。中国差不多,未来将会有更多人口往城市涌,单单一个珠三角,未来可能要承载上亿人口。

  土地从来都不是限制,稀缺的是人口。这个道理过去很多人不懂,现在很多城市执政者们普遍都醒过神来。二线城市纷纷开出优惠条件,吸引人口,扩充城市规模,这是好事。极少数城市还在“瘦身”赶人——也许不需要很长时间,我们将见证中国城市格局的变化。

  理解土地问题,就不应为人口过多而纠结。未来老龄化和人口减少的社会,中国人口将“只恨太少”,而不是“人口过多”。中国广袤的国土有能力承载更多人口,建设大型城市,创造更多财富。在喜爱自然的人看来,人口多简直是一种罪过。对人本主义者而言,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价值。没有繁荣的人类社会,沉睡几亿年的土地还将沉睡,它们对人类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