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88888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JyI=  Qt  dir  phpinfo

中国母基金之问(下):迈向春天如何行稳致远?

“中国母基金的春天即将到来。”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已感受到这一氛围。然而,在通向春天的路上难免乍暖还寒。正如我们在《中国母基金之问(上)》中写到的那样,中国母基金的发展在面临巨大机遇的同时,也遭遇到不少挑战。更何况春天不是终点,还需历经夏秋才能见到硕果累累。

2017年11月21日,在成都举办的“2017中国母基金百人论坛”上,来自政府、协会、产业、学界等各方人士,围绕母基金行业焦点,碰撞思想、交流观点、凝聚共识,传递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新理念,引导行业规范、健康、可持续发展,为中国母基金在从春到秋的路上如何行稳致远出谋划策。

找准定位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简称中基协)会长洪磊指出,包括母基金在内的私募基金要在国家整体安全观和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大局中寻求行业定位。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对经济转型中的中国而言,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它既能通过投资于实体经济中最具创新和成长潜力的中小微企业,打开直接融资的新渠道,又可以在信托责任的约束下,将更多债务型资本转化为权益型资本,通过承担风险、获取收益形成更多长期资本,最终实现在有效降低实体经济高杠杆风险的同时,推动实体经济价值增长。

洪磊表示,十九大报告指出了未来三十年社会发展大方向和经济金融改革总目标,私募基金行业应当深刻理解中国社会的未来,把握经济金融发展规律,立足根本,恪守本质,精耕细作,主动谋求更大发展空间。

中国证监会私募基金监管部副主任刘健钧认为,母基金需要准确定位,并树立稳健运作的理念。“从子基金端来看,母基金要发挥好‘伯乐’的作用,去发现潜在的‘黑马’;从投资者端来看,母基金应主要服务那些有一定风险识别和承担能力,但是资金实力尚不足以建立起专门团队的非专业机构和高净值的个人。同时,要坚守法律法规和行业自律底线,不将母基金作为规避监管和行业自律的道具。”

刘健钧还提到现在出现了一种神话母基金的苗头,某些机构甚至通过一些手法赋予母基金某些特别的功能,比如借助母基金过度进行结构化设计,以至于把一些不具备起码风险识别能力和承受能力的散户也忽悠到高风险的私募基金领域;还有些机构甚至利用母基金为一些违法集资穿上了隐身衣。这些都可能影响母基金的健康发展,值得高度关注。

修炼内功

母基金行业要行稳致远,首要的是选择好合适的治理结构。

在此方面,洪磊认为,母基金在理论上更适宜采用合伙型。合伙型基金的特点是有限合伙人和普通合伙人共同出资设立基金,普通合伙人以较少的出资额拥有基金资产的处置权,依合同约定对全部基金资产的超额收益拥有分配权,对有限合伙人恪尽受托义务;合伙型基金更适合从事风险高、周期长的投早投小活动,通过责任和风险、成本和收益的不对称设计将普通合伙人与有限合伙人的长期利益绑定在一起,更有利于发挥普通合伙人的专业价值。这些都使得它能够在投早投小的长周期专业管理活动中很好地解决母基金管理人对稳定性、专业性以及利益一致性的诉求。

其次,母基金还需要改革和优化商业模式,以此增强投资人的投资意愿。在这方面不少母基金已开始积极行动。据前海股权母基金执行合伙人陈文正介绍,前海股权母基金在商业模式创新上已经做出了一些有益探索。比如取消双重收费,使投资人投前海母基金和直接投子基金成本费用一致,只收一次管理费。这大大增强了投资人对前海股权母基金的投资意愿。

此外,母基金还需要加强自我治理,在全球化背景下抓住高成长的新兴市场,寻找估值洼地分散和对冲风险,增强自己主动整合资源创造价值的能力。瑞士私募市场投资基金Partners Group(合众集团)大中华区总经理刘盛认为,母基金的自我治理要求它既有全球化视野,又对本土市场有深刻了解的团队,同时强大的IT信息系统和好的分析决策机制等也都不可或缺。

优化环境

2016年,国务院正式印发《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强调要“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助力创业企业发展为本”,着力推进供给侧改革,加快形成有利于创业投资发展的良好氛围。一年后,党的十九大报告又进一步提出“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构建良好的私募投资业态都是完善金融体系、促进中小微企业创新发展、加速经济转型的有效途径。这都体现了国家对私募领域的高度重视。

在这个大背景下,母基金可以通过集合资金、风险自担和收益共享等经济杠杆,将金融资产配置到实体经济最需要且最有价值的地方去。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