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88888  as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JyI=  Qt  dir

人人都可以是历史学无极2家吗?

  三四年前,围绕如何对待传统问题,无极娱乐秋风跟易中天在媒体上吵了一架,这一架虽然没分出胜负,但双方似乎却都认识到了,“谁能控制过去,谁就能控制未来”,关键问题是要把握住对过去的阐释权,所以两人都说要重写中国史。

  秋风率先搞出了两卷《华夏治理秩序史》,声称要出六卷本。出版一年来,除了秦晖先生在封底上表扬作者“其志可嘉”外,似乎并没有获得历史学界的认真对待。秋风说,他的书没有用现代历史学研究的成果,只使用“五经”里的材料,所以把历史学家都得罪了。依我看,历史学家倒不至于这么小气,只是作者敢把传说中的尧舜禹都当成历史人物,这胆子委实太大。其他的,不评论也罢。

  易中天的《易中天中华史》也出了两卷,他声称要写三十六卷!安徽人民出版社总编辑丁怀超听说这消息,即在微博上表示,易中天肯定是精神出问题了。面对质疑,易中天说: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看过我的《总序》。从报上揭载的总序删节版来看,易中天之前虽然批评过秋风观念先行,但他本人的观念也很成问题。在他笔下,文明有三种,文明有三期,文明还有三要素。然后又让这一切,都集中在三大文明(西方文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身上,确切地说,是聚焦在“中华文明”身上,“我们民族必将被赋予新的使命,再次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实则是一种中华文明救世论的精致翻版。

  著名学者唐兰有治学六戒,第一戒硬充内行:“凡学有专门。有一等人专喜玩票式的来干一下,学不到三两个月,就自谓全知全能,便可著书立说。又有一等人,自己喜欢涉猎,一无专长,但最不佩服专家,常想用十天半月东翻西检的工夫做一两篇论文来压倒一切的专家。这种做学问,决不会有所成就。”第四戒苟且浮躁:“有些人拿住问题,就要明白。因为不能完全明白,就不惜穿凿附会,因为穿凿得似乎可通,就自觉新奇可喜。因新奇可喜,就照样去解决别的问题。久而久之,就构成一个系统。外面望去,虽似七宝楼台,实在却是空中楼阁。最初,有些假说,连自己也不敢相信,后来成了系统,就居之不疑。这种学问,是愈学愈糊涂。”秋风老师和易中天老师,如果能多琢磨琢磨这两条,也不负小可一番苦心。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