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88888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  余世维JyI=  Qt  dir  phpinfo

大户室里的财富故事

“今天你的股票怎么样?”如今,股票几乎已经取代“今天天气不错”成为人们打开话匣子的主题。时过25载,新中国成立以来的证券市场以惊人之速闯入了我们的生活。

1984年,我国第一家被批准公开发行的股票“小飞乐”以每股面值50元的价格面世,成为了新中国股票市场的破冰之举,也是老股民们至今还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在经过几年的短暂过渡期后,1992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门营业,延中实业、真空电子和飞乐音响等“老八股”成为了世人皆知的最早“股市正规军”。

在中国股票市场从无到有、从无序到有序的二十几年中,一群随之跌宕起伏,摸爬滚打的“老江湖”们也上演了一幕幕悲喜剧,而今年66岁高龄的绍兴投资者老李也正是用自己颇具戏剧色彩的投资故事注释着这段不平凡的历程。

从万元户到百万富翁

“最初绍兴没有营业部,只能跑到杭州去开户,之后便天天打电话到杭州,然后再把指令转给红马甲。”1992初,年近50的老李怀揣着10万元开始了自己大胆的投资生涯,“那时我确实算90年代初人们所称的万元户。”

在90年代初,上海申银证券公司就出现了第一个大户室,万元户毫无疑问地成为了第一代个人证券的投资大户。虽说是万元户,可老李也是靠着自己此前一份份工钱打拼而来,而将10万元的资金投资到真空电子之后,他也感觉自己从工人向“股东老板”的身份转变着。

“不到3个月,我的10万块变成了120万。”回忆起第一次投资股市的经验,老李至今有些兴奋。1992年,沪市全面开放股价,沪指在三天之内从616点蹿至1429点,万元户变成百万富翁的例子在中国各地上演。由于当时人们对股票的巨大热情,“一证一单”被热炒。一证指的是“股票认购证”,持有该证便有资格参与新股摇号,而在1992年初时,这种认购证在上海发行竟有207万份,黄牛时常将价值30元的认购证炒到几百上千元。而“一单”则是指委托单,由于交易所开放初期营业部严重供不应求,一个营业部一天只能完成几十单业务,而不得不限量发行委托单,一张1元的委托单也最终被黄牛炒到200元甚至更高。

而随着国内股票市场的体制完善和各类参与主体的丰富,像老李一样的老股民们也在近二十年的炒股生涯中逐渐成熟起来。“刚刚接触股票时讲究多劳多得,短线多操作几回,感觉收益就增加不少。”老李笑道。谈起初期的“多劳多得”,新老股民或许都有类似经历。“每天看盘盯行情,几个点的波动就可以主导一天的心情,折腾几个月发现赔多赚少。”刚刚毕业不久的小马这样形容自己在大学时就开始的炒股之路。

股票市场风起云涌,而瞬间的行情或许总是难以找到合理的解释,1992年5月末,股市开始从高位开始下行,11月时上证指数跌到386点,当时老李的120万也瞬间蒸发了大部分,只留下个零头20万元。而细数新中国证券交易所正式开始交易以来,牛熊市一直在交替,而倒下的一批批股民又有几个屹立至今?

沉浮多年理念剧变

“当时是大户和散户的较量,而现在则是机构和散户的斗智斗勇啦。”回忆起自己的“股涯”,老李感慨自己的身份正随时光渐渐地转变。虽然现在仍活跃在大户室,但从当时的绝对大户,到今日的中小散户,即使资金量上百万的他在机构面前也实在不值一提。“短线讲究多劳多得,也就是我的第一阶段;而后我也开始技术分析,讲究高抛低吸的波段操作,这是我的第二阶段;而今,我更看重价值投资,政策面、技术面和基本面就构成了一个上市公司价值的所在。”在股海沉浮多年后,老李的投资理念也发生了剧变。

谈起价值投资理念,不少股民或许更容易把它看成一种偷懒的投资方式。“我看中一只股票,一年就操作两、三次,经历一轮小牛市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了。”国内短道速滑名将孙丹丹曾向记者袒露自己的炒股心得。而在老股民老李看来,自己的价值投资理念并非受年老精力所束,而是一种“动中取静”、“趋势中取价值”的策略。

而与“小飞乐”同龄的小马虽然“股龄”不长,投资思维也发生了变化。“原先我特别热衷于搜集各类小道消息,像什么敢死队明日决策、什么机构内参是最吸引我眼球的。”小马回忆大学那会儿每天必完成的“功课”,而今,他已经抛弃了人云亦云地跟风操作和浮躁的短视思维,“我也得学习一下草根研究了。”也是84年出生的他似乎将股票认作了孪生兄弟,更期待自己的财富能够跟随着股市的成熟而一起成长。

本站为您推荐: